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要聞動態?>?圖片新聞

邊防線上的“鐵三角”畫出戍邊“同心圓”

大家聽說過軍馬、軍犬,但聽說過軍駝嗎?在內蒙古8000里邊防線最西端的額濟納旗,馴養軍駝的牧民額吉敖云其木格,與一代代駐守邊防線的戰士、吃苦耐勞的“沙漠之舟”駱駝,連成了邊境線上堅不可摧的“鐵三角”,他們彼此依靠、彼此陪伴,在祖國北疆畫出了一個軍民融合的戍邊“同心圓”。

在額濟納旗蘇泊淖爾蘇木伊布圖嘎查牧民敖云其木格家,今年剛到連隊的新戰士們正在她家學習馴駝技巧。駐防在這里的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巡邏范圍基本上都是戈壁沙漠,怎么騎駱駝、怎么和駱駝溝通,就成了戰士們進入連隊的第一課。

駱駝雖不善于奔跑,但跑起來步幅大而輕快,持久力強,加上蹄部的特殊結構適合在沙漠戈壁中行走。從上個世紀60年代開始,駐守在這里的邊防戰士就用駱駝作為主要的交通工具,而馴養駱駝就需要附近有豐富養駝經驗的牧民來幫忙。

1978年,當時只有20歲的敖云其木格帶著年幼的孩子從邊境線上的民兵點搬到了額濟納旗蘇泊淖爾蘇木伊布圖嘎查。那天起,從小就和駱駝打交道的她就開始幫附近的連隊馴養軍駝,這個馴駝教練,敖云其木格已經當了42年。

敖云其木格說,每次看著自己訓練的駱駝,從蹣跚學步的小駱駝成長為能聽懂軍語,打上烙印的合格軍駝,她都會感覺很驕傲。因為那些從五湖四海來到額濟納旗戍邊的戰士們,大多只有十七八歲,到戈壁沙漠里巡邏,找路全得靠軍駝,只有她把軍駝訓練好了,才能真的給戰士幫得上忙。每次發現邊境地區有異常情況,敖云其木格都會第一時間向連隊報告,戰士們巡邏歸來,還會帶著自己種的新鮮蔬菜來看她,和老人嘮嘮家常、幫忙清理駝圈。

戰士們想要熟練地騎著軍駝巡邏,少要兩三個月,多則需要半年時間,最重要的是在執行巡邏任務的過程中,培養和軍駝的感情。2016年,戰士馬林在執行一次乘駝巡邏任務時,突然遭遇一場沙塵暴,遮天蔽日的沙塵讓戰士們找不到回連隊的道路,他們趴在兩個駝峰之間,把信任交給了軍駝,三個多小時后,軍駝背著他們順利返回了營地。回來以后,馬林給這只軍駝起了一個象征著忠誠和溫順的蒙語名字“瑙木翰”。

如今連隊巡邏用上汽車,戰士們卻依舊保留著每周一次乘駝巡邏的傳統,與軍駝的日夜相伴,他們和這“無聲的戰友”結下了深厚的情感。經過部隊批準,老軍駝“瑙木翰”將要退伍,離開它熟悉的軍營。明年馬林也即將退伍,他決定親自送一下這位“戰友”。

夕陽西下,邊防哨所迎著余輝矗立在戈壁深處,老額吉敖云其木格還在駝圈里忙碌著,為連隊培養下一代的軍駝;老軍駝“瑙木翰”回到了駝群,開啟新的生活;伴著聲聲駝鈴,邊防戰士們結束了一天的巡邏任務。

在祖國北疆的邊防線上,牧民、邊防戰士和軍駝正在用這種無聲的奉獻,在祖國北疆畫出了一個軍民融合的戍邊“同心圓”。

信息來源:阿拉善盟廣播電視臺
首頁
>要聞動態>圖片新聞
邊防線上的“鐵三角”畫出戍邊“同心圓”

大家聽說過軍馬、軍犬,但聽說過軍駝嗎?在內蒙古8000里邊防線最西端的額濟納旗,馴養軍駝的牧民額吉敖云其木格,與一代代駐守邊防線的戰士、吃苦耐勞的“沙漠之舟”駱駝,連成了邊境線上堅不可摧的“鐵三角”,他們彼此依靠、彼此陪伴,在祖國北疆畫出了一個軍民融合的戍邊“同心圓”。

在額濟納旗蘇泊淖爾蘇木伊布圖嘎查牧民敖云其木格家,今年剛到連隊的新戰士們正在她家學習馴駝技巧。駐防在這里的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巡邏范圍基本上都是戈壁沙漠,怎么騎駱駝、怎么和駱駝溝通,就成了戰士們進入連隊的第一課。

駱駝雖不善于奔跑,但跑起來步幅大而輕快,持久力強,加上蹄部的特殊結構適合在沙漠戈壁中行走。從上個世紀60年代開始,駐守在這里的邊防戰士就用駱駝作為主要的交通工具,而馴養駱駝就需要附近有豐富養駝經驗的牧民來幫忙。

1978年,當時只有20歲的敖云其木格帶著年幼的孩子從邊境線上的民兵點搬到了額濟納旗蘇泊淖爾蘇木伊布圖嘎查。那天起,從小就和駱駝打交道的她就開始幫附近的連隊馴養軍駝,這個馴駝教練,敖云其木格已經當了42年。

敖云其木格說,每次看著自己訓練的駱駝,從蹣跚學步的小駱駝成長為能聽懂軍語,打上烙印的合格軍駝,她都會感覺很驕傲。因為那些從五湖四海來到額濟納旗戍邊的戰士們,大多只有十七八歲,到戈壁沙漠里巡邏,找路全得靠軍駝,只有她把軍駝訓練好了,才能真的給戰士幫得上忙。每次發現邊境地區有異常情況,敖云其木格都會第一時間向連隊報告,戰士們巡邏歸來,還會帶著自己種的新鮮蔬菜來看她,和老人嘮嘮家常、幫忙清理駝圈。

戰士們想要熟練地騎著軍駝巡邏,少要兩三個月,多則需要半年時間,最重要的是在執行巡邏任務的過程中,培養和軍駝的感情。2016年,戰士馬林在執行一次乘駝巡邏任務時,突然遭遇一場沙塵暴,遮天蔽日的沙塵讓戰士們找不到回連隊的道路,他們趴在兩個駝峰之間,把信任交給了軍駝,三個多小時后,軍駝背著他們順利返回了營地。回來以后,馬林給這只軍駝起了一個象征著忠誠和溫順的蒙語名字“瑙木翰”。

如今連隊巡邏用上汽車,戰士們卻依舊保留著每周一次乘駝巡邏的傳統,與軍駝的日夜相伴,他們和這“無聲的戰友”結下了深厚的情感。經過部隊批準,老軍駝“瑙木翰”將要退伍,離開它熟悉的軍營。明年馬林也即將退伍,他決定親自送一下這位“戰友”。

夕陽西下,邊防哨所迎著余輝矗立在戈壁深處,老額吉敖云其木格還在駝圈里忙碌著,為連隊培養下一代的軍駝;老軍駝“瑙木翰”回到了駝群,開啟新的生活;伴著聲聲駝鈴,邊防戰士們結束了一天的巡邏任務。

在祖國北疆的邊防線上,牧民、邊防戰士和軍駝正在用這種無聲的奉獻,在祖國北疆畫出了一個軍民融合的戍邊“同心圓”。

秒速飞艇有假吗 甘肃快三和值走势图一 青海快3今天开奖查询 广西11选5基本走势图 包四肖中特50元赔多少 篮彩比分网 山东体彩老11选5 快乐12助手苹果 快中彩走势图 澳洲幸运5开奖公正吗 甘肃快三和值一定牛 广东时时彩11选5规则 电竞主播 澳洲幸运8开奖记录 _澳门赌场百家乐_Welcome 丰都县百家乐 河内5分彩经验技巧